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

中东:疫情与战火中求稳图治

2021-02-22 11:07
来源:半月谈网

郑东超

2020年,中东地区主要力量互动频繁,热点频出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该地区无论是域内国家,还是域外大国,内顾倾向明显,一定程度上弱化了热点的发酵。2021年,这一状况或将持续。

行人在阿联酋迪拜机场走过装有隔离设施的座椅 夏晨 摄

以色列外交突破有待观察

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是“冤家对头”。2020年,双方关系有所突破,以色列与阿联酋、巴林、摩洛哥、苏丹等国家建交,在敌国环伺的周边地区打开缺口,安全环境大大改善,被孤立的压力有所缓解。

2021年阿以关系是趁势而上,还是昙花一现,美国新政府的中东政策至关重要。维护以色列安全是美国历届政府的既定政策。以色列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实现外交突破,与特朗普政府从中斡旋有很大关系。未来,拜登政府偏袒以色列的力度可能降低,倾向塑造中东各阵营平衡,这将弱化以色列进一步扩大外交战果的外部助推力。

伊核问题或将长期陷僵局

伊核问题是中东地区的老大难问题。特朗普上台后撕毁伊核全面协议,将伊核问题推入僵局。2020年,特朗普政府持续对伊朗极限施压。1月,美国定点清除伊朗高级军官苏莱曼尼。8月,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启动针对伊朗的所谓“快速恢复制裁”机制。在美国倒行逆施下,伊核全面协议成果渐被逐层蚕食,各利益攸关方之间信任赤字加剧,伊核问题的解决举步维艰。

2021年,美国新政府很可能会放弃对伊朗极限施压的政策,将伊核问题重新拉回多边框架内解决。经过特朗普政府4年的折腾,伊朗对美国的信任指数骤降,将与美国保持斗而不破的博弈。2021年伊核问题的解决,料难有实质性进展。

土耳其将继续积极外交

2020年土耳其外交活跃系数较高。现任总统埃尔多安素有追求地区大国甚至世界大国的雄心。在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纳卡军事冲突中,土耳其高调介入,站在阿塞拜疆一边,试图向周边地区投射影响力,增强周边国家对自己的安全依赖。

与希腊争夺东地中海油气资源开发权,两国甚至一度走到战争边缘。疫情下土耳其四面出击,与多国关系紧张,在扩大地区影响力的同时,招致美国和欧盟的制裁。

土耳其的积极外交政策,使自身在诸多热点问题中成为重要参与者。在美国对中东战略收缩、俄罗斯有心无力的大背景下,土耳其在地区施展的外交空间可能更大。因其综合国力有限,2021年土耳其可能将继续以地区热点为切入,积极参与争夺地区主导权,但难以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国家。

地区经济萎靡复苏难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显示,2020年中东经济下滑幅度超过2008全球金融危机时的程度。2020年三季度中东国家经济有所复苏,展现出一定韧性。但随着疫情二次反扑,经济难以持续复苏。

2021年,中东经济正向反弹幅度和持续性仍受诸多因素影响。对中东产油国而言,经济恢复的强大推动力来自石油,油价是其经济恢复增速的重要影响因素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1年油价不会迅速大幅上涨,将维持在40美元/桶至50美元/桶之间,这个价格远低于中东产油国平衡预算所需范围。近年来,中东国家致力于推动经济多元化,减小对石油经济的依赖,疫情客观上也在推动中东国家经济转型,但经济转型并非一日之功,中东经济短期内复苏难言乐观。(作者单位:当代世界研究中心)

责任编辑:王静

热门推荐

博评网